公司新闻

7月20日,我要去郑州

发布日期:2021-07-24

  


7月20日,我要去郑州


我是王世江,腾翼搏时国际货运的员工,一名专业的手提运输人员。2021年7月20日,公司接到中华骨髓库的需求,要从江苏徐州手提造血干细胞去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去救治一名白血病患者,听说是个小孩。

这样的工作我做过超过百次了,也许更多,我也记不清了,我很高兴能够接到这样的任务,因为我已经驾轻就熟,也因为我就是喜欢做善事,和骨髓库、和捐赠者、和移植医院的医生,和这些善良的人打交道心中就会温暖,会感动。所以,当客服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很爽快地答应了。然后就着手准备保温箱,蓄冷剂和包装材料。

未标题-1.jpg 未标题-2.jpg 未标题-3.jpg


我很快就到达了徐州,上午10点51分在徐州医大附属医院很顺利地取到了造血干细胞,我和往常一样小心翼翼地将它们装进保温手提箱,然后向捐赠者道了谢。之后直奔高铁站,原定的车次是13:36发车,我觉得可能可以换成更早的车次,这样能抢出些时间,对患者来说很重要。我跑到售票口,和排队的人群不断道歉“能不能让我先改一下,不好意思啊,我要去郑州医院送造血干细胞,有个病人急需!不好意思啊,麻烦了麻烦了!”人们都很通情达理地让开了,让我先改签。我顺利地改签了13:04的G1807次高铁去郑州。

图片.jpg

路上听说今天公司还有从湖南岳阳和云南昆明、福建厦门还有四例造血干细胞要送往郑州大学附属第一院和河南省肿瘤医院,那几项任务交给其他同事完成了,不过我是最早的。


1627357465146884.jpg

14:45到达郑州东站。郑州暴雨,大暴雨! 我乘坐之前预定好的专车直奔郑大第一附属医院。雨很大,太大了,到处都是水,街道上的水要淹过车前盖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雨!路上都是抛锚的车!可是,我不能停!

15:13雨太大了,车堵在高架上不能移动,我心急如焚,猛打急救电话,花了很长时间才接通,但是他们说,对不起,现在需要急救的人实在太多太多了,实在没有办法,请努力自救。


未标题-2.jpg

16:23我努力赶到郑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东门几百米的地方,因为水太深,根本无法靠近。我打电话给郑大一附属医院的医生,医生非常沮丧地说:“你不要过来了,太危险了,医院一楼和地下室已经全部被淹了,水深处有两米多了,停水停电。还是把造血干细胞暂存在你那里吧!”

我马上把情况报告给公司客服,因为我们需要随时汇报所有的情况给客服以及骨髓库的老师们。经过红十字协会的中华骨髓库老师、腾翼搏时客服、以及和移植医院的快速沟通,很快决定,让我先找到安全处暂避,如雨停水退则前往运送,如果水不退则在保证温度的前提下,暂存我这里然后第二天派送。公司丁总给我在不远处订了间酒店,让我赶快去酒店休息。

这时的雨量越发的大了,用倾盆大雨来形容好像还不足够!郑州成了汪洋!我很担心我们的车被水淹没,司机也很害怕。手机信号时断时续,网络很差。我和司机说,快找高架入口!上高架!上高架!高架最安全!

终于开上了高架,我们稍微舒了一口气。一路上公司不停有人打电话给我,问我情况,说实话,我比较担心手机电量。

车在高架上抛锚了。

离酒店还有几百米,我想走下去,也许可以趟水到酒店,我要把保温箱放到冰箱里。这时是19:51,一片漆黑,四周是水世界。

我用手机做电筒,冒着大雨,一步步缓缓地趟下去,快到高架出口了。恍惚中,突然看到了一个骑电瓶车的人,在前面的水里骑行,呼的一下被冲走了!瞬间不见了!我的心猛地揪了一下,好像是恐惧感,就是恐惧感直冲脑门。

这时我看到一群人,大概有十几个,木木地站在路边,就愣愣地站在水里发呆。暴雨一直在下,下得疯狂!就几分钟功夫,水从膝盖处已经没过腰间了。“快上高架!高架最安全!”我冲着他们大吼!

没人理我!他们冲着我看了几眼,脸上显露出怀疑和犹豫的表情。


未标题-3.jpg

“我是共产党员!你们要相信我!高架上面更安全!你们跟着我,上高架!”他们终于被我说动了。我拉着他们的手,就这样前面一个人牵着后面人的手,一个接一个,一步步地在黑暗的暴雨中前行,最终上了高架路面。

“共产党万岁!”“共产党万岁!”得救的人们高举着双手,拼命的欢呼着!我感动地想哭。心想他们为什么不相信我呢?一定要说共产党员呢?我回到了高架上,回到了车里,等雨停。这里最安全,我哪也不去。


半夜的时候公司还不断给我微信,叮嘱我注意安全,保温箱温度是多少?我告诉他们放心,温度只有5℃。我今天出门的时候,考虑到夏天,温度比较高,所以多拿了两块冰排,没想到现在正用的上,天助我也。公司同事让我发定位,说万一联系不上我,他们会打电话叫救援队到这里找我。不过后来说实在打不通。我知道,这时候有太多的人陷于危险之中,比我更需要救助。我安慰他们,我在高架上,不会有事。

雨一直下,一夜不停。我就在车里,还不知道地铁5号线的 事,也不知道一家三口被一位大哥从深坑里拉了出来,也不知道 一个特种兵在京广隧道救了5个人,我只知道高速下面全都飘着 数不过来的空车,我只知道郑大一附属医院里躺着的那个面色苍 白的小男孩,一直焦急地等待着我抱在怀里的干细胞。暴雨劈里 啪啦地不停地在车顶上敲打,肚子也不争气地叽里咕噜地叫起来,搅得我心烦。从上午到现在,没有水,也没有吃的,可是谁又不 是这样,这城里成千上万的人?我要怎么过去?我一直想着这事 儿,就这样一直到凌晨。


未标题-4.jpg

同事发给我天气预报,说大概5、6点钟的时候雨量会减小。果然,早上6点多的时候,雨下的小了些,我出发了,要完成任务。还有5公里到郑大第一附属医院,街道上的水位低了些,我可以趟水向前走。就这样我走了3个多小时。

9点多的时候,我到了郑大第一附属医院,积水已经没有那么深了,但是淤泥还是要没过脚踝。我喘息了一会儿。要上27楼。因为停水停电,只有爬楼梯。楼梯里都是人,有坐有卧,一片狼藉。我瞬间感觉穿越回到了战争年代。饥饿影响了我的体力,真的很累,可是我要完成任务,继续爬。


09:34我将干细胞送达27楼,感觉腿肚子要抽筋了,终于把造血干细胞交给了移植医生,温度7.2℃,正常。我见到了孩子的父亲,见到我的一霎那,他眼泪刷地一下就涌出来了,深深地给我鞠躬,不停地感谢。“你吃了吗?”孩子的爸爸问,我说“没有”,他跑前跑后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到,最后找出来三盒酸奶塞给我,我觉得鼻子有点酸酸的。医院的移植医生也来感谢我,弄得我有点不好意思了。我 说:“不用感谢我,这是我应该做 的!要感谢就感谢捐献的志愿者, 他们才真的伟大!”

图片4.png

但是我心里有说不出的幸福感!我的使命达成了!



(本文由王世江口述,于松海整理编辑)

2021年7月23日


最近浏览:

相关产品:

相关新闻: